HOME

未送出的信

[DRAFT]

见字如面。

其实头发留长是为了看起来像女孩子一些。书包的颜色,键盘的颜色,还有那些挂件,都是为了展示性别认同。

至于这样的想法是从何时开始的,可能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了。小学时候印着白雪公主的蓝色羽绒服,那块白色的手表,都曾经让我想过很多。有了小乖之后,性别焦虑一度变得很严重。在高中,我逐渐讨厌自己的一切,甚至产生过一些很极端的念头。但是在大学,才发现人是可以变化的,才发觉成为喜欢的自己的可能性。

医生开的诊断上写着两个。一个是强迫综合征,一个是易性症。医生也鼓励我按照自己的认同生活,这样可以尽量减少内心的纠结。我也告诉了身边的人自己的想法,得到了很多支持。

走在路上被推销美容广告,在食堂打饭被大叔喊“姑娘”,推自行车的时候被教职工孩子叫姐姐。在那样的瞬间,内心都会感到无法言表的喜悦。

许多跨性别者和家庭的关系都会遇到问题。我之所以一直没有说,是因为把家长承受的痛苦看在眼里。但是我宁愿相信家里的开明。

妈妈一直是我的榜样,她坚忍而独立,一个人承受了很多。这些我都知道。

最重要的是顺遂心意。

在此不胜感激涕零。

附件 处方和诊断单, mtf.wiki

© 2023 Satori   •  Theme  Moonwal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