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

快乐药丸

:“如果有一种药丸,半衰期3h,吃了就能感到纯粹的快乐,既没有副作用也不会成瘾,你会选择吗?”

:“我想我得考虑一下……可能不会吧,这不是我想要的快乐。”

:“那加入有一种药丸,有一定的副作用,也不能带来那么多快乐,你又会吃它吗?”

:“那不就是我——那不就是我每天在做的事情嘛……”

课题组中秘密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,以尽可能不声张地开始实验。目前已经知道,确实有这样一种组合,一针打进去可以给小鼠带来两三个小时的纯粹的快乐。而且控制浓度,暂时没有发现显著的副作用。

“我们能做成吗?”我本来想这样问。但是看到师兄师姐都在埋头苦干,觉得问这些简直太丧气了。结果在我说出来之后,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。

“如果我们真的做出来了,这个药物能符合伦理么?”

“伦理?伦理可不是一成不变的。”他说着,放下手中的核磁管转过身来。“你可知道某学校的贺老师?他当时进去的时候,多少人骂他。现在政策一出,你猜怎么着?”

那年3月份,卫健委批准了一部分医院使用基因编辑技术,以治疗先天基因缺陷的婴儿。政策一出,声音褒贬不一。甚至还有人质疑,压榨这一点生育率能对人口危机有什么帮助。这显然不是卫健委的本意。

尽管严格限制了允许编辑的区段,以及医院的资质审查;技术的炒作还是火了起来。仅上海就多出两千多家各种各样的“基因技术公司”,虽然名字中写着基因,宣传却是义体强化之类的内容。炒作的声音很快就把正经的讨论淹没了。

他继续说,“现在多少地方请人家去做讲座呢!虽然咱们都很清楚,这几个月炒作的内容和基因编辑没半点关系,可它毕竟赚钱啊。”

就像十几年前的互联网,几年前的元宇宙一样……我回忆着。

“等我们真的搞出来了,市场会认可我们,伦理必将接受我们。”

但是这个想法始终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。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可不就是快乐嘛。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,快乐是如此触手可及,就放在铝箔下的胶囊里。你又会做何选择呢?

© 2023 Satori   •  Theme  Moonwalk